• 皮匠与医生

     皮匠与医生(2012年12月10日下午摄)

           

           外婆前段时间带过来一双奇奇表哥吴成浩前两年穿过的棉鞋,两片瓦,黑色,八九成新。当时并不是穿的时候,于是奶奶就把它放在了一边。现在温度下来了,有时已经可以使用空调了,奇奇的这双鞋也应当是穿的时候了。

           奶奶拿出了鞋,仔细“折腾”了一下,这才发现它存在着一个蛮大的问题:鞋底是塑料的,它与棉布面料的鞋帮本不是用线上粘合的,而是直接用胶粘的,可能时间的长了些,有些地方底与帮之间已经张了裂口了。

           于是奶奶就又来发挥她自己的手巧的特长了。刚好,就是前不久才在江洲的集市上花了10几元买得的一把鞋锥和一些的鞋线也可以派上用场了。

           奶奶忙碌了一段的时间,说自己难于把握,线不知道如何的才能从外面进入到鞋的里面,或者说从里面不知如何才能使线进入鞋的外面。她说不行就扔了算了。爷爷接过来了,仔细的一瞅,发现了奶奶把事情搞得繁琐与复杂了。爷爷就简单地向奶奶面授机宜,讲了半天,奶奶笑了,“这样吧,就你来把这鞋给重上一下吧。”奶奶说着,一边就把要用的若干的材料与设备全交代给爷爷,她自己去做其它的事情去了。

    皮匠与医生(2012年12月10日下午摄) - lxf85204689 - 新绿地(原创的田野)

           现在,爷爷“谦虚”也没了余地了。  爷爷是真的懂一点的。首先,上鞋并无需用两根线的,就是一根的线,而奶奶不知从那里讨教来的知识,在爷爷接手时,在鞋帮与鞋底上穿过的却是两根的苎麻的线。


           爷爷抽下了其中的一根线,开始工作。爷爷以前并没有接触过,更没有参与过这样的工作,只是年幼的时候曾经在距家不远的大队部那地方玩,看见过当时的大队组织的裁缝、皮匠店的老师傅上过鞋,不过,那老师傅的鞋锥的前端是弯曲的,奶奶买的锥子没有他的锥子那么的大,还是个通直的。


           由于已是40年前的事了,那老师傅,那老人给爷爷的印象,最重要的是上鞋的印象已是极为模糊的,因此爷爷的工作也只能是边干边摸索着石头过河了。


    皮匠与医生(2012年12月10日下午摄) - lxf85204689 - 新绿地(原创的田野)


           线要穿到锥子前端的针孔里,这没有问题;把锥子穿透鞋底与鞋帮,这也没有问题。锥子是从鞋外面向鞋内里钻还是从内里向鞋外钻,爷爷并无了清晰地记忆了。于是他自己就先用由里向外钻了。


           这样也真的凑了效了。一鼓作气并不多的时间就攻下了一大段的距离。真是容易!自己很是高兴,甚至有些得意。但紧接着出了个不大也不小的故障,但爷爷又穿了一针到了鞋外,缩了一点把停留在鞋外的线穿入因缩针而“抛”起来的线,再把针完完全全收回到鞋内,再去里外两面同时拉线紧线的时候,内里的线因力全回到了“原点”,前功尽弃。


    皮匠与医生(2012年12月10日下午摄) - lxf85204689 - 新绿地(原创的田野)

     
           这是个问题,爷爷没有气馁,却是觉得很有意思。面对着出现的问题,爷爷仔细查看,细心琢磨,不断地实践,历经了若干个来回,问题解决了!在锥子钻了过去往回缩后,锥子的连着的线形成的“抛”有两个,虽然线仍是一根,由锥子的针孔贯穿与连接,但在这同时也由锥子的针将它们自然地分开。其中的一个“抛”的一端连接着鞋外,另一个“抛”它沟通着鞋内的余线。要使钻的锥孔有实效,在两个“抛”形成时,鞋外面的余线只能穿入本就连接着鞋外的线的“抛”,爷爷上面之所以出现“走了大半天自己又回到原点”的失利,那是因为原停留在鞋外的线误钻入了连接着鞋内的余线的“抛”。逾越了一道的屏障,爷爷信心满满。

           后来爷爷手里又出现了一个问题:自棉鞋的口下去往前深得眼睛都看不清,锥子也自然难于找准方向,于是钻孔失准频频。爷爷逆向思考,把锥子换成从鞋外向鞋内钻过去,觉得可行,但要把鞋内的线送入正确的“抛”,由于难见庐山真面目,摸不准该进入的“抛”,仍是难于下手。爷爷百般思,百般忆,最终想起来,老皮匠师傅上的“两片瓦”棉鞋,记忆看到过的都是新的,当时,那两片瓦是敞开着的,就是几乎独立的两片,只有前面的顶端用线头袢一起罢了。爷爷豁然开朗,征得奶奶同意,于是将“两片瓦”缝合的部分,自鞋口向前拆开了足能够施展的距离。东风已就,第一只马大成功。

           这第二只的运作比第一只爽快了许多。第二天的早晨,奇奇起来就穿上了已是“皮匠”爷爷缝合的棉鞋。

           后来,婆婆来电话,奶奶讲到这双鞋;媳轮休来看儿子,奶奶指着这双鞋;子星期六也过来了,奶奶又提到了这双鞋。她对奇奇的婆婆、妈妈、爸爸说,这是爷爷把它上好的,奇奇穿着它很暖和。
     

    皮匠与医生(2012年12月10日下午摄) - lxf85204689 - 新绿地(原创的田野)


           爷爷“上棉鞋”并不是一直站着的,它更多的时候是坐在凳子上的。

           奶奶有奶奶的事情去了,爷爷在一心一意的推动完好棉鞋的 进展,奇奇呢?奇奇除了看电视动画也还有许多自己的选择的,比如坐诊医生这就是一个选择。这不,“爷爷,爷爷,你停一停。”“干嘛?”爷爷心不在焉。“我带你量血压。”果真,此时奇奇手上真的拿着一条塑料管连缀着的“血压计”。压气包,指示表,侧压板 ——应有皆有。

    皮匠与医生(2012年12月10日下午摄) - lxf85204689 - 新绿地(原创的田野)

           孙子这样的热情的“工作”,话说回来又是为爷爷身体着想,哪有不坚决支持的道理!爷爷在未放弃自己的思考的同时,把一只手递给了奇奇。与此同时,爷爷发现了奇奇有的物件操控不当,爷爷还帮助他给予纠正。“压气包平放着拿。”奇奇让压气包立在自己的手里,爷爷对奇奇说。奇奇不知懂不懂,反正爷爷说着,那手已经伸了过去使他把压气包调整了方向。

    皮匠与医生(2012年12月10日下午摄) - lxf85204689 - 新绿地(原创的田野)


     


           奇奇有一个医疗箱,这箱子里的医疗器械可有不少,常用的,分门别类的。当然有听诊器,但并不在现在的身边,可量血压是一定需要听诊器的。爷爷在这点上此时此刻还是没有能认真起来,他的棉鞋的工作正在费精劳神之中,他不能要奇奇完美的操作了,于是他对此视而不见了。奇奇在这之前已经把测温板安放到了爷爷的衣袖里,如今他以为一切准备就绪,他右手攥着压气包,一压一压;微低着头,一双眼睛很是专注的瞧着左手拿着的血压指示表。


           “爷爷的血压怎么样啊?”“88。”“还有呢?”“130。”


           嗯?这样一个数数字能数到20,认数字10以内除了8还并未完全的掌握几个的奇奇,这样的很靠近一般人的血压的数字他是怎么知道的?爷爷疑惑。


           哦,人家是医生哎。爷爷于是这样莫名其妙的荒诞的推想 ——  奇奇满足了,爷爷也满足了。


     

    时间:2013-01-01  热度:295℃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