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篇高考作文的遭遇

      今年高考阅卷期间,江苏省一位考生的作文命运在不同阅卷教师的手中经历了戏剧性的变化:第一位阅卷老师给了36分,刚及格;二评的老师给了42分,这属于大多数考生都能得到的基本分;第三位阅卷老师又判为39分;到了复查阶段,江苏省高考语文阅卷组组长何永康教授发现了这篇《怀想天空》的作文,反复读了3遍后,何永康终于下决心给了54分。
      我找到这篇作文,并且也读了3篇。读完后细细品味,越品越感到这是一篇少见的学生作文,同时也感叹阅卷组组长何永康的眼力和他对学生作文的一种观点与导向。这里不妨将这篇作文抄录如下:
    怀想天空
      麦收时节,天空显得非常的明净。在麦田上空,偶尔悠然地游过几朵白云。
      麦收时节,中午常是烈日当空。我们勤劳的父母,不得不在烈日下劳动。因为作为农民,这是他们的义务。
      我是一个农家子弟。我明白我们乡下的家长们要靠田地来生活,供我们上学。他们为了子女辛勤劳动,没有半句怨言。在家,我常听他们说:“只要孩子搞好了,再苦再累,我们都愿意……”
      农家子弟努力学习吧!全力以赴吧!我们敬爱的父母为了我们能过上好日子,他们埋头在烈日当空的麦田里收割麦子。那种滋味,你们体会过吗?
      在即将奔赴高考考场的前两天,我体会到了。又热又累。当时,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快点把麦子割完,到家洗个澡,然后在床上睡五六个小时。
      6月5日早晨,我爸起得很早。4点多钟就起了。他临下地时告诉我说:“你再睡会儿吧!6点钟起来做饭,然后洗洗衣服,8点钟到地里给我送饭。”
      我睡醒后,拿起表一看:5点50分了。大概在学校里起早起惯了吧。我快速穿上衣服,把脏衣服泡在铁盆里,然后,我进厨房做饭。
      我做好饭,洗好衣服,又把汤盛到饭盆里,拿了5个馍,一齐放到篮子里。我赶紧吃过饭,碗都没涮,便骑车下地了。
      当我到地里时,父亲已割了七八垄了。他脸上很多汗珠,衣服湿透了。他说:“你来了,吃过了吗?我割光这一垄再吃……”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吧,父亲割光了麦子。他从篮子里拿出饭盆、馍,边吃边说:“孩子,你爸没本事,明天到县城后好好休息!后天好好考,别紧张……”
      我在烈日下割了5个多小时的麦子。回到家,我没有吃饭,洗了个澡,就睡了。
      现在,我在考场上做题。室内很凉快。当考试结束后,我要在烈日下站两小时,来感受那种烈日当空的滋味。
      何永康在点评中写道:此文很典型,不事张扬,不搞“满天星”的铺陈铺排,不搞华彩炫目的“集锦”,不玩深沉,只是极为朴实地记叙了父亲割麦、自己割麦的情景,中间一段还喊了“口号”!然而,它真实、本色、真情、纯净,一板一眼地道来,汹涌的内心波涛潜伏其间。父亲的言语极少,但厚实、博大;儿子的情感表述很普通,但均发自肺腑……他认为:“在如今的孩子都不太懂感恩的情况下,已经很少见到有儿子这样来感激当农民的父亲了,高考作文中还没有人用过这种笔墨。”他说,推荐这篇作文是一种导向。所谓“导向”,除了盼着青年学生都能懂得感恩外,也希望阅卷者和中学语文教师能包容并鼓励这份“来自现实生活的质朴”,因为在高考作文中,这已经是久违的文风。
      《怀想天空》这篇作文,从头到尾找不到一个矫情的字眼,更找不到矫揉造作。如今,像这样的学生作文越来越少了,写这样作文的学生也越来越少了;喜欢这样作文的老师越来越少了,倡导并教学生写这样作文的老师也越来越少了。正如何永康所说,这些年来,高考作文普遍存在“脱离现实”、“词藻华丽”两种倾向,考生写作有套路,引用名人的诗句和话,然后加点材料,词藻华丽些就能得到高分。比如2004年,江苏省高考作文题是《山的沉稳,水的灵动》。结果试卷上“堆满了古代的山,涌动着古代的水”:一会儿是李清照的“水”,“到黄昏点点滴滴”;一会儿是李白的“水”,“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一会儿是苏东坡的“水”,“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何永康说:“写来写去,就是没有自家的‘自来水’,没有家前屋后清澈的或者被污染了的‘水’。”
           应该说这位考生是幸运的,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猜想还有多少不幸的考生呢?

    时间:2011-12-29  热度:493℃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3 个评论

    1. 回复
      严承柱

      非常欣赏您“从实入手”的写法。

    2. 回复

      可以知道我们疲倦老师的品味了吧,就是天才大多也当蠢材了,让一线教师怎么敢越雷池一步,这是幸亏有个明白人,那么又有多少这样的考生就此完蛋了呢?

    3. 回复

      什么时候写作不是为了考试、评比,而可以真的我手写我心呀!